九州白城

腐女一枚,维勇,冢不二,宗伏,静临,塞夏,同好来呀?

告白

第一次发,不太懂,OOC是必定的,表达一下对宗伏的爱。


“铃铃铃……”

被窝里的人形物体翻了个身。

“铃铃铃……”

被窝里的人形物体开始不停地翻来翻去。

“铃铃……”

这次,闹钟还没有想到第三声,就被突然从被窝里飞出来的匕首钉在了墙上。

终于清净了……

Scepter4的室长大人今年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好事,一开心,居然给全体人员放了整整三天的年假。要知道在Scepter4要到一天的假简直比登天还难,现在居然有整整三天的假。于是,大家都飞快地打包好行李,就连门卫大叔都回家了。

可是,对于伏见来说,年假回家是没有意义的。初中毕业后就和八田离开了家,死掉的老爸自然管不到,那个“遗传学”上的老妈淡淡地“哦。”了一声也没有什么异议,自此,伏见可以说是和家里人断绝了来往,年假也只是买一大堆垃圾食品窝在宿舍,打着游戏,昏天黑地地一个人过年。

这次也不例外,昨天,不,应该是今天,打游戏到凌晨三点,才揉揉发麻的眼睛,洗澡睡觉去了。

“伏见君,我是宗像礼司,请接电话……”诡异的电话铃声差点让刚刚解决了闹钟的伏见把终端也砸在墙上。

“啧……室长……你有事吗?”伏见就闭着眼睛,连敬语也忘了说。

“伏见……君……请快点来……我的家……我……快不行……了……”接下来就是一串忙音。

好吧,伏见承认他睡不着了。

那个人,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吧,怎么说都是王啊,不过,意外,意外,就是意料之外,说不定就是什么不得了的突发事件……然而,自己却……然后报纸的头条就是“青之王在家中突发意外,其下属见死不救……”

……

这么想着,伏见还是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,往宗像家的方向走去。

走到门口,门居然没有锁。啧……果然吗……伏见从袖子里抽出了三把匕首,谨慎地进了门。然后……伏见懵逼了……

家里沙发位置偏了,衣服遍地都是,酱油瓶放在鞋柜上,厨房里放着书,客厅地上还有一些不明液体……

这里……被轰炸过吗……那个人好像是有洁癖的吧,家里其实乱成这样吗。

书房传来了动静,伏见捏紧了匕首,朝着书房走过去。

“哦呀,伏见君,你好啊,你那个……可以把我挖出来吗?”那个被埋在书堆里的蓝斜飞孔雀毛正笑着朝自己打招呼。伏见突然很想就这么扔下他回家继续睡觉。

但想到宗像怎么说也是他的上司,不帮的话,年假回来,副长又要请自己吃红豆泥了,红豆泥……

“啧……您还不是一般地麻烦啊!”伏见这么说着 把宗像从书堆里扒了出来。

“啊,得救了,谢谢伏见君了。”宗像笑的一脸清爽。而伏见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堪比猪窝的“家”。

“话说回来,您的家不觉得有些……”

“很乱吧。”

“?”

“伏见君不必隐瞒哦,你其实觉得这里和猪窝没什么两样吧。”

“……的确如此,您,不打扫吗?”

“呵。”

“该不会,不会打扫?”

“哼,我可是王啊,打扫这种事……”

“其实一点都不擅长!”伏见吼了出来。

当然,他也的确想象不到一天到晚只知道上班摸鱼,爱好是拼图和抹茶的室长会在家里打扫卫生。

等等,如果室长不擅长打扫,他的房子这么乱,而我就在这里……一种不详的预感爬上了伏见的心头。

“那,就请伏见君帮我打扫吧”

我就知道……

所以,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?伏见把宗像最后一条内裤叠好放进衣柜时这样想到。

“伏见君,话说回来,家里有很多东西都没有了呢,我们一起去买吧~”

“……”

等到伏见和宗像买好东西从商店出来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天上飘着雪花,到处都是穿着和服一起去庙会的人,伏见呼出一口气暖暖快冻僵的手。

“今天真是麻烦伏见君了。”

“哼,真要觉得抱歉, 下次就请自己打扫房子吧 家务什么的,又不是很难的东西。”

“那还真是抱歉呢。”宗像一点也没有悔改的意思。

“一点诚意也没有啊,室长。”

“那,晚饭就由我来请伏见君吃饭吧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“不过,家务什么我真的是完全没辙呢。”

“那就请你找个女朋友吧,她们会打理得清清楚楚的。”

“那可不行呢,爱人是用来疼的,我可舍不得让我的爱人来干家务呢。”

伏见才不会承认他觉得这样的宗像会是个好丈夫呢。就算是那又能怎样呢?像他这样的人就应该是遇到一个温柔善良又漂亮的女人,学识渊博,爱好相投。他就是再怎么的温柔也不是自己能享受得到。

“更何况,真爱不好找呢。”

“呵,以您的脸和身份应该没有您拿不下的人吧。”

“有的哦,那个人啊,平时的时候都很自信的,偏偏在感情上有点自卑,明明心里喜欢大家都看出来了,自己就是不敢承认, 好过分呢。”

那也因为你太完美了吧,伏见自然不会把这句话说出来。“那您有和她告过白吗?”

“这个嘛,没有明显地说过,但我天天都有向他表示我的爱意呢。”

“那您就露骨地跟她说一次,她肯定不会拒绝的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……嗯!”

手,就这么被宗像抓住了,十指相扣,那双紫罗兰的眼睛里盛满了宠溺:“那,我们在一起吧!”

伏见的脸红了,他的确喜欢宗像,为什么呢?明明就只是一个讨人厌的上司罢了,脑子里永远不知道在想什么,还没有羞耻心,然后又在不经意间给你突然的温柔,从一开始的允许制服不按规矩穿,再到后来的单人宿舍,自由行动的特权,一点一点,自己就这么陷下去了,等伏见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,自己已经喜欢上他了。

“你,您开玩笑哈……”

“我没有开玩笑。”

“你说天天都有向他表示爱意的!你根本就没有对我说过!”伏见的心里莫名有一种被欺骗了感情的委屈。

“我真的有说啊‘我很中意你啊’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难道伏见君认为那只是我的玩笑话?如果真的只是玩笑话,我就没有必要天天对你说了。我知道你喜欢我,又不说,本来还想等你先向我告白的,可我真的不知道伏见君你居然这么能隐忍,最后还是我先说出来了。所以,伏见君,我喜欢你,我们在一起吧。当然,如果你不愿意……”

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伏见的唇给堵住了。伏见吻得毫无章法,最后还是被宗像夺回了主导权。

“我答应您了,那您要陪我一辈子哦。”

“这是自然的,saruhiko。”

新年的雪在下,新的一年开始了,他们的爱也开始了。












当然,在伏见和宗像在一起多年后,看着宗像每天把家里弄得一尘不染时,伏见才意识到——“我是被骗的!!!”